2018年,我來瞭……請多多關照



酥皮蛋塔杯成形機|酥皮蛋塔杯成形機械

茶煲傢系列漫法式蛋塔機|法式蛋塔機械畫 老唐

黃小姐的日常

黃佟佟

(作傢)

2018年的第一天,畫瞭半天的畫,和兩個做自媒體公號的朋友聊瞭一晚上的天,三個人整整喝瞭一瓶紅酒。第二天早上醒來的時候,剛好8點。新公寓的樓下是一個小學,那代表著你不可能睡懶覺瞭,因為每到8點,巨大的音樂聲就要響起把你吵醒。

早上躲在被窩裡看瞭手機上一篇文章,裡面回憶1997年,提到“湖南大學的學生宿舍外面是墮落街的紅男綠女,被窩裡的聲音則是《夜色溫柔》”,就勢打開瞭一個《夜色溫柔》的語音鏈接,在刷牙洗臉的間隙聽瞭一小段20年前柴靜主持的午夜情感談話節目,不聽則已,一聽不禁打起瞭一個寒顫,天哪,20年前的文青們,真是太……太……太矯情瞭……

女:我人生最大的夢想是70歲的時候還可以聽到我自己的聲音,可以保存這麼久麼?

男:最多50年,密封,防水,防蛀……

女:你說的是記憶,還是錄音……

一想到當年還把這節目奉為心頭寶,不禁對著記憶深處的自己訕笑起來。啊,當年是些多麼矯情又無知的人,太可笑啦……但也必須認瞭,如果沒有那個階斷對文藝幼稚而狂熱的迷戀,到今天你怎麼還可能是個愛讀書愛看電影的人———成長,大概就是那個從可笑的自己長成不大可笑的自己的過程吧。

我不知道再過20年,我會怎麼看待今天的自己,一隻虛妄的犀牛?還是一隻苦幹的老黃牛……總之,回憶剛剛過去的2017年,隻有一個感覺就是“累”。

沒有一分鐘停歇沒有空當每一天都有Deadline的這個時代做自媒體公號狗的極端的“累”。

去年初信誓旦旦許下的一樁樁願景,有一大半沒有完成。瘦十斤像個永遠不可能實現的夢,學跳舞更是水中之月。

2017年隻做瞭兩件事,一件事就是寫稿,每天都在不停不停地寫,幾乎每天都有任務,急的不急的稿,急或者不急的事,到後來都麻木瞭,反正沒有自己的時間,就幹脆不安排瞭。第二件事就是買,在寫稿的前夕或者間隙,刷下淘寶京東,買必需或者不必需的東西,一天裡門鈴不斷地響,一個又一個箱子被送瞭上來———我買的東西實在太多,多到搬傢的時候,完全沒有買什麼軟裝,因為光是把舊屋子裡的東西搬一半過去,就把新公寓塞得滿滿登登———嗯,差點忘瞭,除瞭寫和買,去年還做瞭重要一件事,就是佈置好瞭自己的新工作室,從小到大我都沒有一個人住過,現在是總算有瞭一個完全屬於自己一個人的空間———對於一個都市裡過瞭40歲的文藝女姓來說,我個人以為,真是天大的幸運———我認識的女朋友裡有多少人都有這個夢想,在傢的附近有一間完全屬於自己的工作室,可是出於現實的考慮(因為錢或者傢務事)而無法實現,而我居然真的辦到瞭。




有時,夜半醒來,也深深為自己感到慶幸———2017年,苦幹瞭一年,非常辛苦,但苦幹不稀奇,這世上很多人都在苦幹,但不是每一個苦幹的人都得到回報,我僥幸得到瞭生活網開一面,不是運氣好,是什麼?

苦幹的2017結束瞭,2018會怎麼樣呢?

我也不知道,反正我知道我今天要寫兩篇稿,還要畫完昨天沒有畫完的畫,依舊異常忙碌。在這個瞬息萬變的時代裡,一切都無法預料,我祈願生活繼續給我苦幹的機會,也祈願自己在這苦幹的修行裡成為一個更好的自己,去除妄念,遠離虛榮,擁抱真實,成為一個可以真正享受自己生命的人。

2018年,我來瞭……請多多關照。



(原標題:2018年塔皮成型機|塔皮成型機械,我來瞭……請多多關照)



本文來源:南方都市報

責任編輯:王曉易_NE0011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bbhur0ik 的頭像
sbbhur0ik

做人做事的道理

sbbhur0i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